图片系列
偷拍自拍
清纯唯美
制服丝袜
少妇熟女
亚洲色图
欧美色图
动漫色图
综合色图
欧美色图
小说系列
都市言情
家庭乱伦
古典武侠
校园春色
性爱技巧
大奶喷水
另类小说
学妹抠逼
经典小说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xiaoguimv.com

(第一章)为什幺不是

台北郊区一栋高级住宅区内,A栋十一楼某间住着一对母子:三十六岁的年轻母亲淑怡,在某日资公司担任高级主管;十八岁的儿子阿正,已经专二了。

就在儿子升专三的暑假里,发生了一串不可思议的事。

暑假第一天,应该不是早起的日子,阿正被一阵尿意逼醒,本想忍住继续赖床,却是将要到了破关的地步。急忙的从床上翻起,把门打开正要往厕所冲时,却被眼前所见到的事物拉住了脚。

只见自己美丽成熟的母亲半裸着上身正坐在床沿穿着裤袜,阿正脑中晕眩了一下,随即听见母亲的斥责声:「阿正,你怎幺可以偷看妈妈!」阿正一呆,赶紧将门关上躲进房内,宁静的清晨里,只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。

心中因为窥视到母亲的隐私而歉疚,但是,跳动不已的心,把思绪牵引到妈妈诱人的胴体。

白皙的肌肤,丰满的双乳,身材的曲线也是玲珑有緻,修长的双腿更被肉色丝质裤袜衬的毫无瑕疵,虽然只是片刻的影像,再心中却好像是一千年,一万年那幺久。

阿正这时才醒悟到,原来妈妈的身体是那幺的诱人,以前从不会想到也不敢想到的事,就因为这一眼而纷沓而至,心中竟然起了不伦的念头。

阿正坐在床沿想着自己的心事,门外的敲门声唤醒了自己。只见母亲开门进来,阿正慌忙的站了起来,涨红了脸吱唔的说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正想为刚刚的事情作辩解,但只说了两个我,接下来的话就说不出口。

母亲微微的笑了一下,说:「我不怪你,妈妈也有错。」听到母亲这样说,阿正心中顿时觉得轻鬆,心想:「妈妈知道我不是故意的。」只听母亲继续说:「以后妈妈换衣服时会记得关门的。」

母亲说完后就转身出门,阿正此时才真正脱离刚才的阴影,看着母亲窈窕的背影,刚才的「春光」又浮现脑海,竟将妈妈的脸和电脑上限制级的照片,在脑中「合成」。

但是,再怎幺换,还是没有真实的影像给自己的冲击大,毕竟照片是死的,而今天所见到的是活生生的,而且就生活在自己身边。

阿正自从窥视到半裸的母亲后,想尽办法想要再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甚至更多次,但天不从人愿,一个礼拜下来,完全没有机会再次见到。

而淑怡自从被儿子窥视到自己更衣后,赫然惊觉儿子已经长大了,开始对男女之间的事产生好奇,难怪自己更衣时儿子会多看一眼。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,身为母亲的淑怡,生活作息上开始有了警悌,淑怡的责任感告诉自己:「要找个时间对儿子解说男女知识。」

星期日下午,阿正正在房里上色情网站,连续几日来都没能再见到母亲美丽诱人的胴体,只好在网站上找寻发洩管道,正要将肉棒掏出自我解决时,忽听门铃声响起,又听见妈妈开门的声音,接着对门外寒暄说:「小叔,怎幺有空来我家里?」

叔叔那爽朗的笑声响起,说:「刚从日本回来,带了几件衣服回来给妳和阿正。」

妈妈笑着说:「怎幺那幺客气。」接着高声叫道:「阿正,叔叔来了!」

阿正把伸入裤内的手拿出,将电脑转到游戏画面,答应道:「喔,来了。」正要起身,妈妈将房门打开让叔叔进来。

阿正看到叔叔脸上显得又高兴又关心,好像见到久未碰面的亲人一般,但又显然强克制住内心的激动,莫名的厌恶感突然升起。

只听叔叔笑着问:「你在玩电脑呀?」

阿正从小就不喜欢叔叔对待自己的态度,害怕内心深处极度渴望的父爱会被叔叔取代,对于常常到家里串门子的叔叔,感觉非常不舒服,听到叔叔的问话,只淡淡的回答:「对呀。」

明德见阿正对自己的态度那幺冷淡,也不以为意,拿了五千元放在阿正的桌上,说:「哪,给你零用钱。」

阿正看了看桌上的五千元,又看了看妈妈,只见妈妈微笑说:「是叔叔给你的,快谢谢呀!」

生活富裕的阿正,也只有在叔叔来时才能一次得到那幺多的零用钱,而每次收钱之前都会望向妈妈,得到许可后才会高兴收下。而今天却不是很高兴,或许是因为叔叔打扰到自己的淫慾,又或许是长大了,较会想了,觉得没必要收下这笔零用钱,但是还是依往常一样道了声谢。

只听妈妈笑着说:「小叔,到客厅坐。」叔叔也笑着说:「好。」

等到妈妈和叔叔出了房间,阿正才想到:「为什幺我会讨厌叔叔呢?爸爸早走,叔叔只不过是来关心我们,我为什幺会觉得不妥呢?」正想着心事,忽然听到妈妈低声说话的声音从客厅传来,心中微觉奇怪,自言自语的说:「他们在聊天呀。」

正要继续自己的网路之行时,突然惊觉:「为什幺他们要压低音量,是不是在说什幺不想让我听到的话?」

阿正一想到此处,心想:「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幺?」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门后,将耳朵贴紧房门,倾听外面的对话,想知道谈话内容。

只听到叔叔低声说:「……阿正不会知道的啦。」

妈妈难为的低声回答:「可是,在这里……」

叔叔用哀求的语气说:「我可是想很久了,帮我消消火吧!」

阿正听得莫名其妙,他们的对话怎幺会那幺不伦不类,叔叔要求妈妈做什幺呢?

又听到妈妈推辞的说:「不要啦,等一下阿正出来见到多不好。」停了一会儿,听见妈妈说:「可是……」

叔叔继续哀求说:「拜託,拜託。求求妳啦。」之后就没有声音了。

阿正隐隐觉得不妙,将门开启一道缝对着客厅望去,却见到他不敢相信的情景。

只见妈妈侧身弯腰俯身下去,埋头在叔叔的小腹下方,右手握住叔叔多毛的肉棒,缓慢的上下抽动,性感的双唇包住龟头,两颊因为用力吸吮而内陷。

阿正听见叔叔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,接着见叔叔左手轻抚妈妈的头,右手伸入圆领T恤抚摸妈妈那圆润丰硕的乳房,阿正想像隔着丝质内衣抚摸的触感,更有一种荡人心弦的感觉,接着叔叔的手更深入内衣里,轻揉着妈妈那已硬挺的乳头。

阿正看得口乾舌燥,对于第一次见到真实的男女交媾,心里的激动是无可比拟的,尤其那诱人又淫蕩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妈妈,而那男主角却是叔叔,想到叔叔竟和妈妈做出这种事来,心中厌恶感突然升起,将门重重的关上,发出「碰」的一声,表示内心的不满及愤怒。

阿正坐在椅子上,心中怪妈妈跟叔叔乱来,也恨叔叔不该对妈妈这样,但是又希望自己可以跟妈妈做同一样的事。

此时阿正的内心杂乱之极,一时愤怒,一时又因如此刺激的画面而兴奋,有点不知所措,将网路连上,继续着色情网站之旅,也不怕妈妈开门进来撞见,心想:「妳能做,我就能看。」

就在一张张淫秽的图片出现在萤幕上之际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阿正知道是妈妈,任那淫秽的图片停滞在萤幕上,硬着头皮说:「门没锁。」听着门开启的声音,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萤幕,虽说是豁出去了,心中却是七上八下,毕竟这是自己偷偷看习惯的。

淑怡正想要进房跟儿子解说刚才的事,没想到一进门看见儿子正盯着萤幕里的图片,心中不禁一呆,脱口问:「你在看什幺?」

阿正并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,只是将萤幕上的图片往上转动,让下方的图一张张的显现出来,本想大着胆子的在母亲面前自慰,却始终不敢。

淑怡知道刚刚的事已被儿子见到了,也知道儿子此时的举动是对自己的「报复」,不发一言的走到儿子身旁,在床沿坐下,说:「叔叔回去了。」

阿正「嗯」的一声,继续让电脑将更淫秽的图片读出。

淑怡的眼光不知不觉地被那些图片所牵引,见到一男一女光着身体在交媾,又见到女人用手指将自己的屄撑开,又见到男人的巨物插入女人湿濡的屄中,心中一荡,刚才的春情又被挑起,只觉得自己腔的深处麻痒难当,一股热流缓缓流出。

(第二章)挑逗

淑怡努力克制内心的激情,却移不开淫秽的画面,麻痒感越来越扩张,氾滥的淫水也已溼透了内裤,一撇眼见到儿子肿胀的运动短裤,知道在那之下有着一根粗大的肉棒,不知不觉得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。

阿正一直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中,妈妈进门后,心中有种后悔想要退缩的感觉,直到妈妈坐在床边,心中的忐忑不安更盛,偷偷的望向妈妈,却发现妈妈用奇异的眼神正望着自己的胯下,更用湿润的舌头在那性感的双唇上缓缓的绕了一圈,阿正只觉得肉棒突地跳了一下。

淑怡并没有察觉儿子的眼光,禁不住胯下难当,右手从腰部伸入短裤内轻轻按住湿滑麻痒的阴部,想要阻止继续流出的淫水,但是敏感的阴核被手触碰到,只觉腔内更痒,淫水流出得更多,心中吶喊着:「我不行了,不行了……」

阿正见到妈妈将手伸入裤内,脸上春情蕩漾,以为妈妈正在自慰,大着胆子抛开顾虑,将自己壮大的阳具掏了出来。

淑怡突然见到儿子年轻的阳具,伸入裤内的右手不禁颤抖,刺激到已膨胀的阴核,口中发出:「啊……」全身为之颤动。

阿正站起身来,右手握住阳具送到妈妈面前,低声说:「我也要……像……像叔叔一样……」

淑怡被儿子的举动吓了一跳,虽然满怀春情,但怎幺可以对自己儿子做出这种事!眼睛盯着儿子油亮的龟头,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三吋的地方,一张口就可以含入口中,但是又怎幺做得出?淑怡内心正在交错,一面是淫慾的攻击,一面是道德的规範。

只见儿子的肉棒又挺进一些,那美丽稚幼的肉色,没有试过女人滋味的清纯肉棒在眼前跳动不已,淫水流出得更多了,麻痒感更盛了,道德的规範在脑中只剩下模糊的影像,举起颤抖的左手,轻轻握住儿子年轻巨大的阳具,性感的双唇也轻轻的将龟头包住,只听见儿子轻轻的「哦」的一声,顿时将一切抛开,放任自己于这场游戏中。

阿正只觉得母亲温热的双唇侵袭自己的男根,那种愉悦感瞬时佔满全身,似乎每一分细胞都很快乐,尤其在乱伦的冲击下,兴奋感飞快的来到,心中喊着:「妈妈对我做了,是妈妈啊!」

淑怡左手套弄着自己儿子的肉棒,湿润的双唇及舌头,贪婪的品嚐儿子肉棒的滋味,右手中指也伸入肉穴中抠弄,阵阵的欣快感一直冲击着肉穴深处。

阿正在妈妈熟练的技巧下,很快的将精液射出,淑怡正用力的吸吮儿子的龟头,忽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流冲击,粘稠的精液顺着自己的吸力往喉咙深处奔去,但是因为量太多质太粘稠,以致阻塞在喉头下不去,将儿子的肉棒吐出,剧烈的咳嗽。

阿正的肉棒还在不停的抖动,精液也随着抖动而射向妈妈美丽的脸上,轻声叫:「妈妈,妳好厉害。」

淑怡咳嗽渐止,左手将脸上及口边的精液抹入口中,回味般的吸着手指,将沾满淫水的右手对着儿子高高举起,示意儿子将淫水舔乾净。

阿正会意,抓住母亲的右手,先用鼻子先闻了一下,觉得嗅得很香,也不难闻,又用舌头轻舔母亲的大拇指试试味道,觉得不难吃,才逐一的将母亲手上的淫水舔乾净。

淑怡待儿子舔完后,看着那依旧挺立的肉棒,爱惜地在龟头上轻吻一下,虽然帮儿子浇熄了慾火,自己却是慾火难耐,右手抽离了儿子的双手,说:「想要跟妈妈那样吗?」说着指着萤幕上正在交媾的画面。

阿正一时还没意会,只是疑问地「啊?」的一声。

淑怡移动滑鼠,将一张只有女人用手指将屄撑开的图拉至萤幕正中,对着儿子说:「想要妈妈这样吗?」

阿正大点其头,兴奋的说:「想要,想要。」

淑怡微笑说:「那幺兴奋做什幺!」说着将短裤及内裤脱掉,又将上衣及胸罩脱掉,微微摆出诱人的姿态,诱惑着儿子。

阿正见到妈妈成熟美丽的胴体,白皙的肌肤,丰满的双乳上,艳红色的乳晕前端,两颗同色突起的乳头随着妈妈的动作而跳动,平坦的小腹下黑色浓密的阴毛铺盖在双腿交接处,白玉般修长的双腿向下延伸,没有一点缀肉,足下踩着一双粉红色毛茸茸的拖鞋,只看得阿正猛吞口水。

淑怡见自己的身体对儿子的冲击力那幺大,也暗自高兴,缓缓的坐在床上,将腿曲起踩在床边,膝盖紧紧夹住身子后仰,故意挑逗儿子。

阿正微微侧头想要看见妈妈的阴部,没想到头往哪边侧,妈妈的腿就移向哪边,巧妙地将阴部遮住。

淑怡见儿子猴急的模样,微微一笑:「要对妈妈说什幺?」

阿正乖觉得说:「妈妈,请给我看。」

淑怡发自内心淫蕩的血液在全身窜流,挑逗且顽皮的说:「想妈妈给你看什幺呀?」

阿正迫不及待的说:「给我看妈妈的那里。」

淑怡右手移下遮住私处,将腿大开又合起来,说:「那里是哪里呀?」

阿正吞了一口口水,说:「就是那里。妈,给我看。」说着将头移近妈妈的双腿。

淑怡依旧挑逗的说:「哪里呀?说的不清不楚的,妈不给看哦!」左手伸到乳房上轻轻的揉搓,脸上现出欢愉的表情。

阿正急着说:「我要……我要看妈妈的阴……」

淑怡又将双腿缓缓张开,遮住私处的右手移开些许,又快速的遮住,左手揉搓乳房的动作使得声音略喘:「阴……阴什幺呀?看来阿正是不想要妈妈喽!」

阿正心中急了,冲口而出:「我要看妈妈的阴户。」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,只是将黄色小说中的名词叫出。

淑怡的右手依旧遮住八字大分双腿间的私处,开心的说:「答对喽。」接着说:「来,将妈妈的右手移开。」

阿正早就在等这句话,恶狼般的扑向自己的母亲,只见淑怡夹紧双腿,急叫着:「不要那幺粗鲁,慢慢来。」

阿正才停止狂乱的动作,淑怡也缓缓的再将大腿张开,对着儿子轻声的说:「温柔一点,妈妈会教你的。」阿正狂乱的喘息着,一直盯着母亲遮住私处的右手,心中的慾火已高涨到顶点。

淑怡柔声说:「打开呀,等什幺?」心中那份乱伦的激动,随着儿子手的靠近而鼓譟起来,原本已痒得难煞的内腔,又排放出淫水。

淑怡只感到体内阵阵麻痒,连手都禁不住的淫水,顺着刚才湿滑的痕迹流出来,因为姿势的关係,那迷人的小菊花也已湿漉漉了,连床单都湿了一小片。

当阿正将手触碰到遮住私处的右手时,淑怡只感到触电一般,早已被淫水弄湿的右手,正被儿子慢慢移开,想到自己的私处将要展露在自己儿子的眼前,心里一阵激动,又有些许淫水自肉穴中流出。

(第三章)我终于做到了

阿正缓缓的将妈妈的右手移开,见到了早已氾滥的成熟果实,白皙的大腿根处,浓密的阴毛下,被淫水覆盖的深红色的肉穴,因为双腿外张而微微张开,因为性慾高涨而肿胀。

阿正獃住了,竟忘了用他的肉体去挑逗那成熟美丽的部位,只是两眼发直地看着淑怡的私处。

淑怡见到儿子贪婪的目光直盯着自己私处,内心深处那股「做贼」的心理刺激着内腔,明知道不可为,却又不想停下来,乱伦的血液充斥着全身,使得淫水又洩出些许。

阿正见到妈妈肉穴中流出透明的液体,心中一阵激动,那原本已被浸湿的穴肉,又被这股淫水染得更加光油滑亮。

淑怡见儿子迟迟不肯动作,心里的淫慾难忍,对儿子说:「快呀!亲妈妈那里。」说着双手将穴口扒开。

阿正看着妈妈淫蕩地将穴肉向外分开,里面出现了一环如屁眼的肉门,从没真实见过屄的阿正,心情更为激荡,因为他已步入自己从未探索的地方,好像发现宝藏般的雀跃,只听妈妈难耐地说:「快……快呀……」

淑怡实在是不能再忍了,心想,可能是儿子没有过经验,不知从何下手,应该由自己引导。右手扶住儿子的头,往自己半张的肉穴按了下去,用教导的口吻说:「来,把舌头伸进去。」

阿正被妈妈按向两腿之间,越靠近妈妈的穴口,一股骚味也就越来越浓,就再鼻子触碰到妈妈湿润柔软的肉穴时,听见妈妈吩咐,将舌头伸进妈妈诱人的穴肉中。

淑怡长长且满足的「啊~」的一声,只觉得儿子的舌头稍止自己腔内的痒,但是阿正只将舌头置入淑怡穴中,并没有动作,本已得到些许解脱的淑怡更感难煞,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,得到了一片口香糖,越嚼越饿。

淑怡因为要克制住腔内的淫慾,声音有些发颤:「乖儿子,妈妈里面……很……很痒……」接着又说:「……你舌头不动,妈妈会死掉的……」说着开始扭动自己的腰,想要藉着扭摆,使儿子的舌头在穴内晃动。

阿正觉得舌头并不好玩,看着妈妈淫蕩地摆动下半身,站起身来,右手握住早已涨大的肉棒就要往妈妈的肉穴中插入,心中那种乱伦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动作,心想:「我要和自己的妈妈交媾了。」一想到要和美丽成熟的妈妈做爱,肉棒突地连跳几下。

淑怡见儿子将舌头离开自己的私处,正要再将他按下来时,却见儿子握住自己的肉棒,做势要向自己插入,心中一荡,说道:「对,用你的弟弟,用它插入妈妈的身体里……」双手又将肉穴撑开,好让儿子的肉棒进入。

阿正的龟头塞入了妈妈的两片肉中,正感难进的时候,见到妈妈的右手握住自己的肉棒,将之导正并且挤进穴中,口中淫叫声:「啊,啊……好大,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

淑怡好不容易将儿子的肉棒挤进一半,起身抓住儿子的屁股,用力往自己身体靠,使肉棒完全进入自己体内,并且满足的说:「啊!好舒服呀。」

淑怡又平躺下来,并且指导儿子动作,告诉他那里是最舒服的,哪里是最敏感的,就在儿子渐渐地熟悉后,淑怡开始享受肉棒带给她的阵阵冲击,口中浪叫声也越来越大:「……啊!啊,嗯……啊,我的好儿子……啊,妈妈快……快被你……干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
阿正的腰被淑怡的双腿紧紧缠住,淑怡的腰被阿正双手抓住,猛力的震动,淑怡细长白嫩的十指紧紧糅搓着自己的双乳,且看那年轻的肉棒在成熟多汁的肉穴中来去,真是好一幅乱伦淫秽的画面。

淑怡只感肉棒阵阵的冲刺,偶尔撞到花心,却使得全身酥麻,就在儿子狂抽狂送之下,花心被撞击的次数也就更多,那种销魂的感觉也就越来越强烈,到最后遍布全身,脑中一片空白,有种飞上天轻飘飘的感觉,全身舒畅到了极点,就要到了高潮,突然腔内肉棒一阵快速抖动,龟头顶着花心,一阵阵热流冲击着自己的子宫深处,忽感全身一软起了尿意,随着热流的冲击而狂洩出去。

阿正将精液射入妈妈体内深处,见妈妈全身一颤,却感到龟头热热的,微觉奇怪,将肉棒抽出,随着肉棒出来的竟是大量的液体,以为是妈妈尿尿,阿正急忙闪躲。

再看妈妈时,却见妈妈下身不由自主的上下摆动,小腹忽然急速跳动几下,又有一股水流出,就这样重複了几次,摆动越来越小了,水也流的少了,最后只剩下小腹轻微的跳动。

阿正抽了几张面纸,擦乾了自己的肉棒,就要帮母亲擦拭,才刚摸到妈妈的肉穴,只见右腿内侧快速的跳了几下,妈妈无力的摇手,示意自己不要碰她。

阿正不明所以,只是默默地将地上收拾乾净,并将电脑关上,坐回椅子上,看着妈妈诱人地肉体,见到妈妈屁股下方的床单湿了一大片,心想:「该换床单了。」没多久,听见妈妈细细的鼻息声,知道妈妈睡了,自己也感到睏倦,倒在妈妈身边,没多久也就睡着了。

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,睁开眼睛却没有见到妈妈,心中一急,急忙从床上翻身起来,怕妈妈又和叔叔搞在一起,心中深处觉得妈妈是我的人,不能再和别人怎样了。

打开房门见客厅没人,听见厨房声响,走到厨房一看,看到妈妈独自一人在準备晚餐才放心,只听妈妈说:「你醒来啦。先去洗澡,準备吃饭。」

阿正高兴地说:「是,我的好妈妈。」见妈妈回头对自己笑了一下,才欢天喜地的去洗澡。

阿正泡再浴缸里,想到上午竟然可以和妈妈做爱,以为还在梦中,股间之物缓缓涨大,但又想到最后妈妈不让自己帮她擦拭,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第二次?心中默默祷告:希望还有下次。

却不知道这只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,当一个小孩拿到他心爱已久的玩具,就会守护着它,不让别人碰去它。也可以说是热恋中的男女,说话只要稍微不小心,就会引起对方许多猜测。

阿正正在胡思乱想,只听妈妈敲门并且说:「阿正,开门喔。」接着又说:「妈妈和你一起洗。」阿正想也没想,挺着涨大的肉棒跑去开门。

(第四章)浴室共谱鸳鸯

淑怡一见到儿子的肉棒,开玩笑的说:「你这个小色鬼,洗澡也会变大,在里面做什幺坏事呀?」

阿正无辜的说:「没……没有呀。」

淑怡看儿子害羞的表情,更加不里,继续玩笑的说:「还说没有,讲话为什幺吞吞吐吐?」

阿正看出妈妈在开玩笑,也就笑着说:「我在想妈妈美丽的身体,不知不觉就变大了。」

淑媛笑骂了一声:「小色鬼。」开始将身上的衣服褪去,展现出白皙诱人的胴体。

阿正虽然是第二次看见全裸的妈妈,心中还是激动无比,贪婪的目光在母亲身上游移,年轻的肉棒正跳动不已,无法控制的情绪,驱使着自己从后面抱住母亲。

淑怡被儿子紧紧搂住,也不反抗,任肉棒在自己的股间跳动,那种挑逗的激情是内心深处的最爱,当自己丰满的双乳被儿子有力的双手紧握时,不禁轻轻叫了一声:「啊……」

阿正将母亲紧搂在怀中,坚硬的肉棒挤入了母亲的股间,在母亲夹紧的大腿肉间性急的抽动,双手则紧握住母亲富弹性的双乳。

淑怡低头看见自己腿根处龟头探进探出,心中好笑,将上身压低屁股翘起,双手撑在洗脸台上,双腿依旧紧紧夹住。

阿正在母亲的大腿间寻求快感,只见母亲细腰扭摆,双腿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,任粗大的肉棒在其间穿梭,比起插穴的做爱别有一翻滋味,感到小腹下方阵阵抽续,就要到了出精时刻。

淑怡察觉到儿子的肉棒异常,知道他将要射精,右手在口中沾满口水,往儿子的龟头上一阵摩擦,突然感到儿子粗大的肉棒在双腿间跳动,一股溼热的液体喷到手上,低头一看,正好被突如其来的精液打在脸上。

阿正还在享受射精后的舒畅,坐在浴缸边喘息,看着妈妈大腿内侧残留的精液,有一种胜利的感觉。

淑怡拿起莲蓬头,将身上的精液清洗掉,又将儿子身上淋湿,在儿子手上倒了些沐浴乳,又在自己手上倒了些,然后往儿子身上抹去,笑着说:「帮妈妈洗呀!」

阿正将双手贴在妈妈身上,把沐浴乳涂满妈妈全身,当洗到妈妈私处时,看见妈妈肉缝后方的美丽小菊花,突然心念一动,将满是泡沫的中指挤入了妈妈那块瑰丽的处女地。

淑怡突然感到异物进入自己的屁眼,第一个反射动作就是移动屁股,随即知道是儿子欺侮自己的屁眼,生气的问:「你做什幺?」

只听阿正说:「妈,妳那里好漂亮,我一时忍不住就……」

淑怡听儿子解说,也就不气了,惋言对儿子说:「妈妈什幺都可以给你,就那里不行。」

阿正问:「为什幺?」

淑怡摸摸儿子的肩膀说:「那里髒,而且……而且妈妈会害羞。」

阿正见了妈妈的屁眼,已是心跳不已,见妈妈生气,本以为一切都完了,后来听妈妈说的话祇是怕羞而已,自己还有希望,更进一步的说:「那是妈妈的身体,不会髒的,我很喜欢。」

淑怡没再说什幺,将身上的泡沫沖刷掉,就準备出浴室门,听儿子还再说:「……妈,求求妳嘛,就一次就好……」

淑怡心中忽感厌烦,生气的说:「不行就是不行!再说,以后就什幺都没有了。」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阿正站在浴室门口,望着残酷的母亲,心中有些后悔对母亲要求,要是以后再也碰不到母亲的身体该怎幺办,暗骂自己性急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xiaoguimv.com
  • 大家都在看